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18开奖直播现场香港历史记录,东方红特码网,57586.com,123408开奖结果i
您当前位置:主页 > 57586.com > 日媒撰写亚投行创事记:美财长痛批英国30分钟日本被抛弃

日媒撰写亚投行创事记:美财长痛批英国30分钟日本被抛弃

时间:2019-11-25 20:40 来源:未知   点击: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招募在3月31日已经结束,但亚投行引发的国际政治经济领域震荡却仍在蔓延。已经入局的印度和韩国已经表达了争夺亚投行第一副行长的决心,一直徘徊在亚投行门外的日本则仍在争议中。

  从4月20日至24日,日本主要媒体之一的《日本经济新闻》连续五天通过传记体的方式,回顾了亚投行招募创始成员过程中各国政治博弈的细节,较为全面地反映了各国在对待亚投行上的复杂心态。以下为连载全文:

  这位高官就是曾担任过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和亚开行副行长的金立群。同时,金立群被认为有望成为年内启动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第一任行长。

  金立群似乎无论如何都希望拉拢日本加入亚投行。当时距离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的申请截止日期(3月底)只剩下9天时间。与充当日方交流窗口、同时也是曾在日本财务省工作的中尾进行接触对于金立群来说也许是最后一次尝试。

  金立群并非没有胜算。实际上,日方此前已经被悄悄地转告如果成为创始成员国将获得的“优待”。具体来说,就是第一副行长以及日本单独的理事职位。

  如果提供这些优待,日本可能会加入亚投行。但金立群的计划似乎落了空。中尾在会谈后,对身边的人透露称:“日本不可能马上举手同意”。让日本人担任第一副行长的构想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泡影。

  曾在美国波士顿大学攻读经济学的金立群在财政部一直负责国际方面的事务。金立群比谁都清楚仅仅依靠中国自身的力量无法打造出一流的国际机构。因此,希望在人才层面获得日本的帮助。

  在亚开行担任副行长时金立群一直辅佐当时的行长黑田东彦(现日本央行行长)。他见识过黑田作为日本财务官员长期奋战在国际金融一线;东南亚国家方面,要求金立群吸引日本加入亚投行的声音似乎也很强烈。北京的外交相关人士指出:“不少国家期待日本能充当牵制中国的角色”。从拉拢亚洲国家加入的角度来看,金立群也希望日本加入亚投行。

  不过,日本没有轻易点头。在外界看来,因顾忌美国的态度,日本最后只罗列了诸如“组织运营不透明”、“融资审查标准不清楚”等不能马上决定加入的理由。

  3月5日,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在人民大会堂以西3公里左右的北京金融街的一家酒店,包括日美在内30多个国家的政府相关人士陆续抵达。

  在此举行的会议由中方发起,内容是对世界银行等现有国际机构的框架展开研讨。在此现身的金立群曾多次与欧洲各国的代表消失在会场内的其他房间。一位出席者认为:“他们是去就加入亚投行进行最后协商”。

  形势瞬间转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德国、法国、意大利……欧洲各国如雪崩之势纷纷投向亚投行。中国政府相关人士惊讶地表示:“就连原本认为需要从头开始解释的国家也转为加入”。

  中国计划邀请在世界银行约有30年工作经验的美国法律专家担任亚投行的顾问,人选被认为是由“美英推荐”,中美大国似乎也正在私下摸索如何靠拢。

  反观日本。在亚投行创始成员签订成立协议的6月底之前不判断是否参加,日本只是反复强调“要慎重判断”。“日本还这么说啊”,忙于处理欧洲国家申请的中国相关负责人的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像是金立群的真心话。

  亚投行冲击(2):安倍被耍?3月31日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意向创始成员申请截止日期。“没有必要着急,按目前的方针行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的办公室向财务官山崎达雄以及外务审议官长岭安政下达了推迟判断是否加入亚投行的指示。

  安倍的手头拿着几份日本财务省和外务省递交的文件。内容都是关于今后的应对方针,比如与美国紧密合作、日本最初出资金额在15亿美元左右等。听完汇报的安倍补充道:“不管怎样,先仔细收集信息”。

  安倍之所以特意叮嘱有其原因。财务和外务两省汇报的情报是否准确?这样的疑虑在安倍心中一直挥之不去。

   “3月底前,中国将会催促申请加入(亚投行),但我们还需要敦促其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让我们一起努力”。默克尔当时回应称:“是这样的”。

  然而,仅在一周后,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就表明了德国将加入亚投行。听到这一消息的安倍难忍不悦之意。不仅如此,2014年告知安倍“会慎重判断”的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也在最后阶段选择了加入。

  3月12日,英国表明加入亚投行,以此为契机欧洲各国也纷纷表示加入。而日本政府并未能准确掌握英国将表明加入亚投行的相关信息。此前,日本外务省向安倍汇报称“没有得到英国要参加的确切消息”。

  2014年中国方面曾向日本提出在加入时将获得的有利条件。对此,安倍身边人士敦促外务省等进行讨论。但据一位日本政府高官透露,(外务省等)上交报告称“七国集团(G7)绝不会参加”。

  在首相官邸也出现了反省的意见,称日本只考虑到对参加持慎重态度的美国与本国的关系等,“日本一直以不参加为前提,对信息进行分析”,结果导致了误判。

  亚投行冲击(3):欧洲比日本独立3月12日中午,英国财政部官网突然发布了一条中英文短讯:“很高兴向大家汇报,英国将在西方主要国家中第一个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这表明英国财长奥斯本已做出加入亚投行的决定。

  “将造成对美国关系的恶化”,尽管资深议员和外交官员们敦促奥斯本回心转意,但他心意已决。如果不把中国资本吸引到伦敦金融街,英国就看不到前途。正是基于这种危机感,奥斯本在之前的英国国家安全会议上果断地拒绝了一切反对观点。

  英国首相卡梅伦是奥斯本在牛津大学的学长。两人在2013年相继率领众多商业界人士访华。外界有猜测认为,卡梅伦是考虑到5月份即将到来的大选,为迎合经济界而决定加入亚投行。

  3月17日,在奥斯本发表声明5天后,德国财长朔伊布勒与中国副总理马凯走到了一起,双方在柏林签署了包括向亚投行出资在内的多达21项经济合作协议。“愿意用多年的经验提供帮助”,对于希望获得国际金融机构管理经验和信誉的马凯来说,朔伊布勒的这一表态正如其所愿。

  欧洲从2014年秋季就已经开始私下里讨论加入亚投行的问题。需要多大程度负担资金、能否确保透明性?据称,在布鲁塞尔的欧盟(EU)总部里有时甚至会对相关问题展开激烈争论。

  日本在亚投行问题上被“对美顾虑”而困扰,而这些欧洲国家并没有过多的表现出这样的顾虑。奥地利财政部长谢林格曾公开表示“是否加入是我们自行做出的决定”。各国政府相关人士都表示,几乎没有听到过对于是否要与美国进行协商,还是加入亚投行会动摇美国主导的金融秩序的意见。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研究总监斯帕奇充满疑惑地表示:“英国在这场中美角力中做出了现实可行的判断。为何日本就不能独立于美国做出自己的判断呢?”

  一名有过驻日经历的欧洲外交人士称:“日美在此次(亚投行)问题上陷入孤立。这好像正中中国下怀”。

  亚投行冲击(4):东南亚的烦恼“希望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总部设在印度尼西亚”,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2014年11月访问北京与习主席举行会谈时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佐科并不是随口一说。辅佐佐科的印度尼西亚财长班邦在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申请截止日期之前的3月下旬,对记者表示:“将与中国竞争亚投行总部所在地”。

  班邦自信地表示:“我们是亚投行的最大客户”,透露出希望以利用者的身份深度参与亚投行的运营,吸引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资金进入本国。

  2014年9月,日本驻河内大使馆突然接到越南政府相关人士打来的电话,对方称:“对不起,我们将加入亚投行”。

  越南围绕南海领土所有权曾与中国尖锐对立。在这种情况下,越南却轻易表示要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这令日本政府感到意外。

  就在此之前的8月20日,越南十几位部长级官员紧急聚集到河内市的一家酒店。越南财长丁建勇表示:“对必须完善基础设施的我国来说这是十分重要的案件。希望大家坦率发表意见”。话音一落,各种支持参加的意见便一涌而至。

  “如果能够以低利息融资就没问题”、“世界各国纷纷表示加入,所以还是参加为好”。似乎是为了抑制内心的芥蒂,谁都没有直接提及中国。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黎鸿英8月26日访华,向中国表达了加入亚投行的想法。

  菲律宾也和越南一样,虽然与中国存在南海领土所有权之争,但也早早决定加入亚投行。2014年10月,在北京召开的亚投行筹建备忘录签署仪式上正式签名。

  不过,菲律宾也有疑虑。总统艾奎诺表示:“只不过是以观察员身份加入(亚投行)”。财长塞萨尔•普里斯马也慎重地表示:“必须密切注意不被政治目的所利用”。

  亚投行冲击(5):美国不高兴在英国宣布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3月12日,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59岁)扑向电线分钟——自去年秋季起,中国的方案什么地方发生了哪些改变?这种背信弃义难以容忍!

  电话的另一头是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43岁)。“我们仍然决定参加。将从内部监督中国的行动”,奥斯本态度冷淡地拒绝了纠缠不休的雅各布•卢。

  实际上,包括卢在内的七大工业国(G7)官员注意到英国转变立场是在2月下旬。2014年秋季,日美欧以G7主席国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72岁)为中心,就放弃成为亚投行创设成员国的方针达成了一致,在这种情况下,英国的决定产生了巨大冲击。

  美国认为,欧盟(EU)也在去年秋季秘密确定了不成为亚投行创设成员国的意向。“这难道不与欧盟的方针相互矛盾?”对于卢的反复劝说,英国充耳不闻。“难道就那么想得到副行长职位?”美国国务院高官对于美英同盟的分歧无言以对。

  以基础货币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为基础,美国一直处在国际金融秩序的顶点。而试图在亚洲建立金融桥头堡的中国国家主席习(61岁)的行动看起来是显而易见的挑战,美国财政部高官说。

  “这是让人很不愉快的企图”,共和党高官今年3月对美国政府高官表示不同意参加亚投行。即使美国政府打算向中国提供协助,国会通过相关法案的可能性也接近于零。

  “在亚洲开发银行(ADB)内部,设立中国主导的基础设施投资基金怎么样?”自2014年秋季以来,卢和美国财政部与日本当局一道,在私底下向中国方面提出了亚投行的替代方案。但是,美国国会甚至对IMF追加出资都持续拒绝,在这种背景下,美国的提案欠缺说服力。中国没有理会。

  “日本的态度似乎没有改变”,疑神疑鬼的美国财政部开始试探关系密切的日本的当局人士。奥巴马政权非常清楚,中国的对美攻势不会仅限于亚投行……